外傭居港權案

上訴庭就外傭居港權案作出裁決,推翻了原訟法庭的裁決,判政府上訴得值。案件的關鍵點是《基本法》內「通常居住」的解釋是甚麼,和《入境條例》把外傭在港的逗留時間不計算在「通常居住」內的規定是否有違這解釋。 但上訴庭在處理「通常居住」應如何解釋這問題前,認為應先處理一個更根本問題,就是「通常居住」在《基本法》內是否只有一個由法院提供的解釋,還是《基本法》的原意是容讓立法會可在《基本法》制定之後為「通常居住」提供更精準、詳細或適應新情況的定義。這是一個更根本的問題,因若是後者,那麼立法會所通過對「通常居住」的進一步規定,除非是超越了這概念的範圍界線,也就是這概念的不變、不可或缺或中心的特點,那麼法院就得接受,即使法院本身未必會如此解釋。 上訴庭考慮了五點:一、《基本法》及其依據的《中英聯合聲明》都沒有為「通常居住」下定義。二、「通常居住」並不是新的概念,而這概念在不同的法例下是可以有不同理解的。三、「通常居住」本身並不是一個清晰的概念。四、普通法一直都沒有規定只有法院才可定義「通常居住」。五、在九七年前,香港的立法機關一直都有立法為「通常居住」這概念作進一步規定。 按這五點,上訴庭認為 《基本法》的原意是讓立法會可以在《基本法》通過後立法進一步為「通常居住」提供更精準、詳細或適應新情況的定義。 但這還不代表現行《入境條例》關於外傭的規定必然符合《基本法》的要求,因上訴庭還要確定《基本法》內「通常居住」的不變、不可或缺或中心的特點是甚麼。上訴庭對「通常居住」的理解的起點是它不能是「不通常」的居住。若外傭在港的居住是「不通常」,那麼《入境條例》的規定就沒有違反《基本法》了。而如何決定外傭在香港的居住是否「不通常」,上訴庭認為是要從香港社會的角度看,而不是外傭個人的看法是如何,也不是法院是如何看。